您当前的位置 :多彩贵州网 > 财税

给二姐的信

2018-10-11 10:30

  二姐:

  自我懂事以来,就有一种莫名的情愫如影随形,可越是在乎就越难以言表,自此对你只字未提。而近段时间无意中阅读了同事们写的家书,字里行间寄托了厚重的情感,不禁感慨。想起那些无从考证的往事,或许也是你未曾知晓的。

  当年曾经参军的父亲,事业爱情双丰收,先是迎来了大姐,给全家增添了许多欢笑。可是在农村多少存在养儿防老的旧观念,而且当时的政策规定少数民族可以生两个孩子。迫于各方面压力的父亲同意造就第二个小生命,于是诞生了你。听母亲说,你的到来让不少人嗤之以鼻,只因她生不出男娃儿。

  爷爷是一个非常传统的人,父亲却是受过现代高等教育的大学生,参军前当过人民教师。可是当时父亲的事业处于上升期,整天忙于公务,少有时间带你。而爷爷整天抱着你嘀嘀咕咕,脸上那深不见底的沟壑看不出喜怒哀乐。你也知道母亲秉承了大多农村妇女的勤劳善良、寡言少语,此类种种,她只是看在眼里,记在心底。

  听惯了旁人的闲言细语,看惯了亲人们复杂的眼光,这件事本该就随着时间的推移被人们所淡忘。然而在你刚满一周岁的时候,家里来了一个不速之客,据说是远房的一个表伯,年已半百,膝下却无儿无女,恳求母亲让二姐寄养在他家里(其实就是过继)。母亲又开始犹豫了,她想起了那些人给她说的话,想起了爷爷和父亲的沉默不语。

  仿佛中邪似的,母亲一个劲的做了很多好吃的,给你换了新衣服还破天荒地在赶场天给你买了玩具。心情大好的你“咿呀咿呀”的地叫不停,吃饱了、玩累了,终于在母亲怀里沉睡。当时母亲看着你熟睡中带着甜甜的笑,心情是五味杂陈。那位亲戚见状,主动揽过母亲怀里的你,笑得合不拢嘴,不停地夸孩子长得好看、乖巧,信誓旦旦地保证着如何对你好。见母亲不语,生怕有变,抱着你扬长而去。顿时母亲心里空落落的,各种愁绪浮上心头。

  第二天,父亲下队回家,看不见你,母亲一个人在火房烧饭,就问爷爷,爷爷支支吾吾地说带老大出去玩了,刚回来不晓得。父亲似乎意识到什么,冲进火房质问母亲,母亲一下子如晴天霹雳,紧绷的神经彻底断裂,眼泪夺眶而出,抽泣着把事情的原委道了出来。父亲二话不说,拉着母亲夺门而出。爷爷佝偻着身子,偎依在门前,无奈地摇摇头,又点点头。

  虽路途遥远,但母亲哪敢怠慢,走了几个小时的山路,终于在天黑前赶到了亲戚家。母亲第一眼就看到表伯背着你坐在村口的大石头上吸旱烟,情不自禁地唤着你的乳名,也许是你听到了熟悉的声音,“哇”的一声哭了起来。表伯循声望来,看到父亲紧皱的眉头、母亲哭花的脸庞,尴尬又无奈地把你从背上放了下来,母亲一把将你紧紧地搂在怀里,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什么,沙哑的声音更加听不清楚。我想大概是在自责吧。父亲没有多说话,跟表伯寒暄几句,说要接你回家,感谢他照顾你,以后有空再登门致谢。就这样你又回到了我们这个大家庭,可是从那时候,你变得十分爱哭,大家都笑你“小气包包鸡蛋壳”。

  不知道什么原因,一年多以后,我悄然降临了。切实给大家带来了更多的欢笑,爷爷脸上的沟壑也不那么深不见底了。然而不久后父亲就主动“卷铺盖”回家了,从此开始他别样的人生。而此时的你已经可以活蹦乱跳了,尽管我的出现让你一度遭到亲戚朋友的冷落,不过父母仍然对你宠爱有加。因为你爱哭,大家都喜欢用不同的方式逗你,变戏法似的拿出糖果、小玩具之类的东西哄哄你,往往如此,你定会破涕为笑。就这样在你哭笑之间,我们一起度过了愉快的童年。

  姐,这些事情,在我们懂事后,就鲜有人提起。记得曾经有一天你跟我说,假如你当时不哭不闹地寄养在别人家,也许我们的生活就不会这样了。你一直认为是你害得爸爸丢掉工作,你小时候爱哭只是为了博得大家同情,因为你真的怕离开这个家。可是,你何曾想过,其实更应该愧疚的人是我,因为我的到来彻底打破了这个家庭美好的格局,这才是不争的事实啊。

  而如今,我们都长大成人,有自己事业、爱情和家庭。说起这些事,大家都会莞尔而笑吧,只愿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。

弟 小尾巴于兴义

2018年5月16日夜

(作者 王伟)

  (由国家税务总局黔西南州税务局推送)


作者:王伟编辑:宁坤昊